请大家记住本站永久网址:www.lovezipai.com 本站支持手机在线观看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爱自拍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www.lovezipai.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一个小时过后,位於巴黎市中心的一家医院病房内,杨辰陪着林若溪站在小哈里所躺的病床边,而此刻守在哈里身边的,还有收到通知后急急忙忙赶来的哈里母亲。
      …过医生的检查,最后哈里的昏迷原因被认为是贫血,事实上,医生也给不出别的诊断结果。
      哈里此时已经醒来,看到床边的母亲眼泪汪汪,小声说道:「妈妈,不能哭的,爸爸最讨厌哭的孩子了。妈妈如果哭了,爸爸会不喜欢妈妈的。」「嗯,妈妈不哭。」妇人擦了擦眼角,露出一个笑脸,转过头望着一旁站着的杨辰与林若溪道:「真是要感谢两位,我们家哈里一直以来都好好的,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杨辰道:「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医生说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孩子小时候总归有些突发状况,以后注意身体就好。」林若溪偷偷瞄了眼杨辰,她当然不会相信哈里真是突然贫血,只是大概也瞭解杨辰瞒着的原因,只是看到杨辰说着谎话面不改色,心里有些複杂。
      妇人想起什么,又对哈里道:「哈里,对叔叔跟阿姨说声谢谢,是他们救了你。」哈里什么也不记得,在他脑海里,自己是在街道上迷迷糊糊就昏过去,所以并没什么害怕,乖巧地说道:「谢谢叔叔!谢谢姐姐!」小哈里的声音还有些轻细,毕竟身体没恢复过来。只是,杨辰听得又一阵牙痒痒,他娘的,你妈不是让你叫「叔叔、阿姨」了吗,你这熊孩子怎么专挑「姐姐」改呢!?
      林若溪却是眼眶微红,怜惜地上前摸了摸哈里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哈里真乖。」「林小姐、杨先生,哈里他爸爸因为工作很忙,很少回家,本来是应该叫他来跟两位道一声谢的,但现在我联系不上他。我自己也有工作上的急事,不知道两位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哈里?」「当然没问题。」林若溪毫不迟疑地回答。
      「这次出来主要是考验你的工作能力的,正好小哈里在医院,我得在这里看着,下午的客户合作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林若溪回头对杨辰说。
      「得得得,又是打架又是干活的,上哪去找我这么好的老公啊?」过了好一段时间,小哈里渐渐地从睡梦中醒来,他看见林若溪就这么靠在椅子背上睡着了,由於西方开放的思想,小哈里对男女之事也是略有瞭解,更是偷偷看过自己母亲洗澡时的曼妙裸体,眼前的林若溪姐姐更是比母亲美丽好多好多倍,完完全全就是一位仙子。林若溪的酥胸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小哈里看得欲罢不能,下身的肉棒肿胀得十分难受。
      「姐姐……姐姐?」小哈里试探性地叫了两声,见林若溪没有丝毫反应,他才开始有所行动。他伸出自己的左手,慢慢搭上林若溪的香肩,摇了摇,见林若溪还是没有反应之后才开始向她的巨乳摸去……虽然有着胸罩的阻隔,但小哈里还是可以感觉到林若溪乳房的无比柔软,他忍不住又捏了几下。
      「嗯……」林若溪一声嘤咛。小哈里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收了回去。过了一会,见林若溪没有醒转过来的意思,他才又将手摸上了那对高耸。
      『哇!嗷嗷嗷……姐姐的胸部好舒服……』小哈里在心中想道。他用自己的小手不断揉搓着林若溪的双峰,不知不觉地肉棒更加粗大了,涨得小哈里疼痛难忍。不得不说,小孩就是鬼点子多,小哈里脑袋一转就想到了一个鬼点子,於是他更加大力地挤压林若溪的胸部,嘴里还不断地叫道:「姐姐……姐姐……」如此折腾一番,睡得再熟的人也会被吵醒,林若溪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目,突然感觉一双小手在推自己的胸,她生气地对小哈里说道:「你在干什么?」早知道林若溪会有如此反应的小哈里连忙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姐姐,哈里做错什么了吗?」那一副委屈的模样,看了直叫人心生怜悯。
      ∠定是自己想多了,哈里还是个小孩子呢!林若溪心中的气顿时去得无影无踪,她对小哈里说:「对不起,姐姐不该那么大声说话,只是小哈里你知道吗?
      女孩子的胸部是不可以随便摸的。「
      「哦……」小哈里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好了,你把姐姐叫醒,有什么事情吗?」
      「喔,姐姐,姐姐,我一觉睡醒就感觉下面涨得好难受,痛得不行,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啊?姐姐……」小哈里立马把被子踢开,把自己涨到不行的裤裆给林若溪看,话语中带着哭腔。
      林若溪看了一眼,顿时脸变得通红,说:「没事的,哈里,这是男生睡醒之后的正常现象。」「可是姐姐,我真的好难受啊!」
      林若溪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唯一的一次性经验还是醉酒之后,她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见小哈里的下体过了好久都没有小下去时,她只好试探性地提出自己的建议:「要不,把裤子脱下来吧,那样可能会好受些。」小哈里脱下裤子,一根成年人粗细的肉棒立刻弹跳出来。林若溪见了,脸上的红晕更浓了,『怎么会这么巨大?他还只是个小孩子呢!』林若溪心想。
      又过了一会,小哈里的肉棒依然没有任何小下去的样子,反而因为不断意淫着林若溪,肉棒有了更加肿胀的徵兆……「姐姐,姐姐……难受……」小哈里不断哭闹着。
      林若溪没有办法,突然想到自己最近在图书馆买的夫妻生活的书籍上面有这种问题的解决方法,但那实在是让她觉得羞面红耳赤。
      「痛……」小哈里还是这么对林若溪说。
      林若溪只好决定用手帮小哈里解决。她慢慢将手伸向小哈里的肉棒,刚刚触碰到的时候,惊人的热量让她吓得差点退缩了,但看到小哈里难受的样子,她只好咬紧牙关将手放了上去,并且依照自己脑海中对书的记忆上下套弄。
      「嗯……姐姐,哈里感觉舒服一些了,姐姐再快点!」小哈里在无与伦比的舒爽中还不忘「指点」林若溪。
      在林若溪卖力大套弄了数十下之后,一股浓稠的精液从小哈里的肉棒中喷发出来,一不小心射得林若溪满脸都是。
      「姐姐!对不起……」小哈里连忙拿纸巾想帮林若溪擦拭,林若溪此时早已羞涩到不行了,一把夺过纸巾就跑出了病房,只留下在病房里窃笑的小哈里。
      (2)
      回到房间里,看到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6点,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林若溪走到病床边问:「哈里,你想吃点什么吗?姐姐去买。」小哈里随便说了几个自己爱吃的菜后就继续躺下休息了。
      过了小半个小时,林若溪拎着打包好了的饭回到了病房:「吃吧,注意不要吃太快,免得噎着。」「嗯。」
      转眼间天色已晚,林若溪很想回自己住的酒店洗个澡,可又担心小哈里没有人照顾,只得将心中的想法作罢。
      「哈里,不早了,赶紧吃了药睡觉吧,姐姐去洗漱一下就回来。」林若溪微笑着对小哈里说。
      「嗯。姐姐,晚上冷,这间病房又只有一张床,我让一半给你!」小哈里做出一副很有男子气慨的样子。
      林若溪迟疑了一下,想到了下午发生的事,但很快就被她自己抛到了脑后,毕竟小哈里只是一个小孩子。「好的。」她这样回答。
      趁着林若溪去洗漱的工夫,小哈里连忙将医生给自己开的有助於睡眠的活血药扔了两粒到林若溪的杯子里,然后自己安静地躺在被窝里装睡。
      林若溪回到病房,见小哈里安安静静的睡着,不疑有它,也脱掉外套睡进了被窝里,躺在床上静静用手机看着公司的一些资料。看了大约半个小时,她感觉自己有些睏了,才喝了口水润一润嘴唇,闭上双眼开始睡觉。由於药力的作用,加上她一天的劳累,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过了一会儿,小哈里睁开了眼睛,他轻轻用手推了推林若溪,见林若溪没有丝毫反应后,便缓缓地将脸贴向林若溪的脸颊,尽管林若溪没有洗澡,但小哈里还是可以闻到林若溪身上曼妙的体香,小哈里的肉棒瞬间就膨胀起来。小哈里慢慢掀开被子,然后飞快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将自己的肉棒释放出来。
      等待了十几秒后,小哈里发现林若溪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就开始向前挺动屁股,把膨胀的肉棒整个贴在林若溪的丝袜美腿上,再轻轻地扭动着腰肢,让她的丝袜不停摩擦着自己的肉棒。
      小哈里不断地挺动着下身,让自己的肉棒在林若溪的丝袜美腿上做着往复运动,然后再伸出一只手不住来回地抚摸着林若溪的小脚丫,而小哈里现在的表情简直就像上了天堂一般。
      玩够了林若溪的美腿后,小哈里爬回到林若溪的面前,调整了一下身子,将林若溪的女士衬衣釦子一颗颗解开,直到露出了里面的诱惑的黑色蕾丝乳罩。小哈里一只手隔着林若溪的乳罩开始轻轻地揉搓她胸前的那对巨乳。
      小哈里轻轻揉捏了几下,可能嫌不够过瘾,於是将手指轻轻地插入那性感蕾丝乳罩里用力向上一推,林若溪的一对巨乳像渴望已久似的,自己就跳了出来。
      〈见如此弹力惊人的乳房,小哈里心急地张嘴就把林若溪一边的乳头含进嘴里,一只手肆意地揉捏着另一个粉嫩坚挺的奶球,乳肉随着小哈里手掌加强力道的动作不断地变化形状。而原本小巧可爱的乳头则不知不觉间挺立了起来,让小哈里不时地用手指掐弄挑逗着。
      没多久小哈里将放在乳房上的手抱着林若溪的细腰,并再轻轻地抬起林若溪的一条大腿,用坚挺粗壮的肉棒对准她的黑色丝袜中紧紧夹着的大腿根部,狠狠地插了下去。
      林若溪突然一颤,轻轻地叫唤了一声,一时间吓得小哈里当时不敢做出任何动作,就只是静静地维持着用肉棒顶着她的私处。
      几分钟过去了,当小哈里再次确定林若溪已经熟睡,终於忍不转始慢慢挺动着腰,让忍耐已久的肉棒以非常缓慢的速度一前一后在林若溪的丝袜大腿缝中抽送。
      慢慢地,经过一段时间的抽插,小哈里开始放松警惕起来,逐渐加快肉棒的抽送频率。在小哈里不断地挺动腰部时,从交合处缓缓流下一些液体,这些液体到底是小哈里的分泌还是林若溪的淫水,已经无法分辨了,这些液体流到了透明的黑色裤袜之上,更增加了林若溪美腿的性感。
      他继续加大下体前后摆动的频率和幅度,每次都将肉棒推送到最底再抽回,不断重複地享受着肉棒被一双细长的丝袜美腿紧夹着的快感,这样的动作使得一下下的撞击声越变越响亮,在空荡的房间中发出肉体「啪啪」撞击的声响。
      同时,小哈里越插越快,应该也攀升到了最高点,只见小哈里猛地将火热的肉棒从林若溪那被丝袜包裹的私处里拔出,然后「噗滋、噗滋」将精液喷射在床下,甚至有几滴滴落在了床上。
      在小哈里喷射完后,林若溪侧卧在床上轻微地喘息着,小哈里也倒在她怀里休息了一会儿后,赶忙拿了床头柜上的一整包卫生纸,开始急急忙忙地擦拭地上的痕迹。
      在将沾满精液的卫生纸全都胡乱塞进垃圾桶之后,小哈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重新躺在床上开始睡觉,可是过了好久,小哈里都无法进入梦乡,因为他满脑子都是林若溪,伴随着身边林若溪身上传来的丝丝清香,他更加按捺不住了,胯下的肉棒再次涨得巨大无比。
      於是哈里再一次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缓缓地将被子全部拉开,然后一甩,将被子扔到病床边的椅子上。做完这一切后,他又把沉睡的林若溪慢慢翻了个身,让林若溪处於平躺的姿势。看着林若溪修长的美腿,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但他心里很清楚,如果随性的话,第二天一定会被林若溪发现,那样他就再也无法品嚐到这等美味了,於是小哈里只好缓缓褪下林若溪的黑色丝袜,爱不释手的玩弄了一番后便放在了一边。
      随后,小哈里将自己的鼻子贴向了林若溪的私处,隔着蕾丝内裤依然可以感觉到刚刚剧烈运动后的炽热气息,他急忙脱掉那最后的阻挡,伸出舌头开始慢慢舔弄那迷人的私处。早先的一番折腾早已让睡梦中的林若溪微微动情,经过这么一番舔弄,私处更是流出了大量蜜液,小哈里又是舔又是吸aa,真是神仙滋味!
      「喔,姐姐,我终於要开始干你了!」小哈里将巨大的龟头紧贴林若溪的私处,上下来回摩擦几下后,猛地向前一顶,肉棒居然「蹭」的一下滑开了。小哈里只好又重新对准,再往前一沉,终於将龟头顶进了林若溪的密穴。
      「嗯……好紧啊,姐姐的小穴夹得我好爽……」小哈里继续在林若溪紧窄得如同处女的蜜穴中缓缓推进,终於抵达了花心。
      小哈里开始不断地抽送着,每一次拔出肉棒,都再一次狠狠地插下去,龟头不断冲击林若溪的花心。睡梦中的林若溪彷彿也体会到了无尽的快感,开始慢慢扭动着屁股配合着小哈里的抽送。林若溪的花心紧紧地吸着小哈里的肉棒,彷彿不希望它离开,小哈里一次又一次不断冲刺,大量的蜜液从林若溪的蜜穴里喷洒出来,将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随着百余下抽送之后,小哈里快速抽出自己的肉棒,再一次将大量的精液射到了地板上。他缓缓地整理好自己和林若溪的衣物后,才倒在林若溪的怀里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小哈里的母亲来到了医院准备接小哈里回家,小哈里见林若溪什么也没有发现后,还装出一副不舍的样子在林若溪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同时也在心里开始酝酿新的计划了。
    声明:请认准本站提示信箱回复联系方式为准!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皇冠国际影院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