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家记住本站永久网址:www.lovezipai.com 本站支持手机在线观看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爱自拍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www.lovezipai.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和妻子结婚9年多了,她是我的第4个女友,她的性经历我也是搞了一年多才真正掌握了脉络。
      有的网友可能不信会有这么淫荡的女人,但这是真实的……她很丰满,后来她说由于她的乳房太大,所以在学校的时候大家给她起个外号叫奶妈,记得是1992年,那时候我们公司在一个大的商场做促销活动,我看见一个很丰满的的女孩子,个子能有160,样子很可爱,白白的,后来我买水的时候又遇到了她,这样我们就聊了几句,知道她是北师大的,在打工,只是出来玩玩,我紧紧的盯着她的胸脯约她晚上一起出去,她很直爽的答应了,晚上我们吃完饭,一起在大街上漫步,她让我背着她,那个时候我们玩的很开心。
      到了晚上去宾馆,我问她我是否可以留下来,她没有反对,很自然的我们在一个床上了,但是都没脱衣服,一开始就聊了其他的东西,后来她让我抱着她,我也开始抚摩她,见她没有反对,很享受的样子,我抚摩她的乳房,她开始呻吟了,看的出来她好久没做过了,我们彼此抚摩了好久,我的鸡吧硬的实在不行了,我就偷偷的把裤子退了下来,但她还是发现了,可是让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看到我的鸡吧以后,就象一个饿了很久的人看到食物一样,主动的握着我的鸡吧,只是说了一句「好大的家伙啊!」就开始给我使劲吮吸起来。
      她的技术非常好,让我非常的享受,看着一个丰满的白白的女孩子给你吸鸡吧我想每个男人都是很幸福的,也是让人很兴奋的。
      大概能给我舔了快有半个小时了,她很惊讶我能挺这么长时间,我也是很惊讶居然可以给我舔这么久,因为以前我女朋友给我舔一会就说:「嘴酸的不行了,你的太粗,让我歇一会吧。」这样每次我都感觉很失望,但没想到她象是很喜欢给男人舔一样,感觉的出来她很喜欢含着男人鸡吧,否则她不会那么主动的舔那么久的,因为在我看她给我吸鸡吧的时候她还以为我要射了,居然说了一句:「不要那么快出来嘛,我还想多舔一会!」后来她说很喜欢我这样类型的鸡吧,看的出来她和很多男人做过。
      到后来能又过了有20分钟,我开始有非常强烈的快感了。
      我粗着气说:「我快射了!」我的意思本来是想告诉她我要射了,她把我的鸡吧吐出来,可是让我更加惊讶的是,她居然没有吐出来,相反加巨了速度,让我实在受不了了,射了出来,射在了她的嘴里,那是我第2次射在一个女孩子的口里,她没吐出我的精液,而是喝掉了,这让我非常的兴奋,有点惊讶,以前和别的女人也有过口交射到嘴里,但未喝掉过。
      后来我确实把她操爽了,射精结束,好像是射在里面了。
      结束后,她趴在我身上聊了一会天,还吻了一下我的鸡巴。
      她在睡到半夜时,开始给我纯粹的口交,所谓纯粹,就是从头到尾都使用口腔,包括把精液射到她嘴里,她一口口咽下去。我们断断续续的操了半夜。后来我们留了电话,第2天她打电话对我说从来没有被操得这么历害,上课时腿都软了。逼都肿了,一直流水,……这段时间,她曾有个情人在一起相处了半年。我撞见她和那个男人在她宿舍,他已经把她的上衣都翻到头上了,乳罩解开了,下面的便裤也脱到屁股下面。……我打电话要分手,她没说什么,后来晚上她打车到我的家。
      还在我这里睡的。到半夜我们说起以前的很多事情。她哭着对我说不想离开我,她说她以后不这样了,我同意了,结果就没有分成。一直到大学毕业,她去了北京语言学院教留学生汉语,又过了很长时间。
      有一天,我约好晚上去在语言学院她的宿舍,大约是7点钟我们吃完饭,她就去大学夜校打工教英语。我只好在她的宿舍等,那时她的宿舍连电视也没有,更谈不上电脑了,所以打发时间只能靠看书。
      我有意无意的看了她的日记,那里面她记的事看得我血脉喷张,她怎么会这样的!她回家后,我就掏出鸡巴操她,结果没操多长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来得特别快。没几下就射了。这样她不干了,今天怎么这么快啊?我说不知道,你还想要吗?她看我有点不对劲,我说:我们差不多有一个年了。我怎么还不知道你记日记呀?.
      她呀了一声,什么也不说。哭着把她手里的东西都砸了。还给了我一个嘴巴。
      我用眼睛偷偷的看了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问她怎么了。她就慢慢的拥抱着我,跪了下来,哭着说没她真打算认真和我在一起……我问怎么了原来还和这么多的男人发生过关系,最开始她说以前跟五个男人上过床。
      后来变成七八个,在后来坦白了,共有十五个左右。,因为有些一夜 情都无法确认了。就是她和我在一起的一年中,她还偷偷和2个男人每个人发生过5次以上的关系。之所以说是偷偷,因为她信誓旦旦说当时只和我在上床!十五个左右男人的情况大约是这样的:大一,大学里男友破了她的身,让她体会到性交的乐趣。
      当年寒假,她回老家,和一个据说是初恋男友发生了关系,这个男人持久性不好,但恢复快,每次可以做好几次,回到学校,和一个结了婚的英语老师发生了关系,这个性能力不错,让她到现在还怀念(也维持到了毕业)。
      再暑假打工,就跟很多乱糟糟的男人上床了,最少都是两夜以上。一直到毕业前,还和校园中不少学生发生过一夜 情(同班的有两个)。毕业后来到北京语言学院,半年间和两个男人陆续上床,一个是同办公室的,鸡巴粗壮,但技巧一般,老婆在外地,经常在他的家里做。
      另一个技巧很好,是来自澳洲的留学生黄头发的的老外。那时候校园中不少人都知道这事,他的鸡巴大,很白,能有20cm长,是她上过人中最大的一个鸡吧,她说幸好他不是第一个操她逼的,不然她一定受不。他很结实。
      鸡巴毛是黄的,他喜欢亲她的逼。然后还舔她屁眼,舔的很棒把她搞得跪下来求他操。
      常聚在他寝室操逼,难舍难分。刚认识那个老外的时候她对口交了解不是很多。
      澳洲的留学生一点点的开导。那个老外老想操她的屁眼,她不同意,老外不喜欢戴套。总能在射精前拔出鸡巴,我说最后射哪了,她说那留学生问射到她嘴里行吗。
      她说她也不明白是不是老外都这样,就同意了,最后那澳洲的留学生把精射她嘴里了,我说吃了吗,她说吃了,我问她,那同办公室的呢?她说感觉不一样,那男人温柔的很,好象她主动一样,那个老外挺会弄她的,很会来花样,可能经常搞女的,很有经验,我俩结婚后她还对我说:要是你的鸡巴像那个老外一样就好啦,当时我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打的她哭了……后来把我算上的话,不到两年间和六个男人上过床。
      之所以说她喜欢寻找刺激,不光表现在数量上。她有次和同班的有两个同学一起操过,大三暑假当时的男友喊去操逼,当时因暑假,学校很安静,那次发生的刺激的事情好多,比如她在一幢教学楼后面给男友舔鸡吧,在小教室的最后一排给他舔,还在教室里做了一次,暑假寝室只剩下了男友和同班的另一个。
      后来男友半夜里和她干,把声音搞大了,住一个寝室睡上铺另一个应该是醒了。
      去小便去了,估计憋了好长时间,男友就告诉她,「他在边上肯定听到了,激动得不行。打手枪呢,要不你给他干一次?」她先是生气,男友一再请求,她就答应了,她可以让两个男人一起上,只要不把她弄出事就可以,最后她很放的开,毕竟两个人以前都先后干过她,男友和上铺另一个通了气,到是另一个同学还不好意思,我问是3p呀,她说是先后干她,而不是像A片的3p同时干——即一个操完另一个上的,没同时口交一个,被插一个。
      有个细节:为了刺激男友点了蜡(学校11点熄了灯)第二个操的时候,因为男友把精液射到逼里了,太滑不刺激,她就叫第二个把鸡巴拿出来,都好好擦拭了一下才接着操。男友拭汗穿起的短裤,蹲在铺前托起蜡看着另一个同学在他眼前操她,后来她说她一直很怀念那暗淡的蜡光和那间弥漫着精液腥气味和汗液的味道的学校寝室。
      另一次,她刚在朋友聚会的酒桌上认识一个很漂亮男孩子,就挑逗他,从桌下伸进男孩的裤裆里,摸他的鸡巴,用手往后褪翻着鸡巴的包皮撸露出鸡巴头。
      揉捏着他的鸡巴蛋。后来干脆推那个男孩子去了男卫生间,在卫生间里给他口交到射精。
      好吃吗?我问,她说年轻的男孩子味道就不一样,那个男孩子的精液真浓看的出来好久没搞女的了,有点涩嘴,还有就是,因为男人多,就难免操的时间比较接近。
      比如,有一次,她刚和一个男人一夜 情后,逼里还残留着早晨六点操过的精液,早晨八点就被当时的男友喊去操逼,问她问什么这么湿?她说是太想了……她说有的时候嘴里还残留着我的精液,就和别的男人接吻。我最佩服她的是:和同办公室的男人发生了性关系后,还能泰然自若。
      1997年我和她结婚前还有过3次3p的经历,不过都是同一个人,是她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英语老师,在大二就和那个人发生过关系,听得出,她很喜欢他,后来她说想在我们结婚之前让她和那个人再操一次,还有就是她不想背着我和别人乱搞,我不会因此看不起她吧……我听着一种戴绿帽子的感觉从头传到脚,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点愤恨,但已全转为性的亢奋,我的鸡巴这次好象比平时大了许多,因为从未如此兴奋过我就同意了,居然还说了一句「记得戴套!」……分析妻子的淫荡,跟她的性格有关系:一是比较任性(想做就做),二是比较好强(挑战自己的魅力,看能不能勾引)——年轻人的通病,还有一些好奇的因素(男人的鸡巴各有不同嘛),当然关键是对肉欲的绝对享受(所以技术好么)。
      结婚之前看见一个男人,感觉还行,而且还有机会上床,那就坚决上床。妻子当时有句经典的话:当陌生鸡巴插进逼里的一瞬间,那种心理的「爽」无法言表!
      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跟大家说的是:肉欲这个东西真的很难控制!但不要太多太滥才好!
      另外,肯定有人说:你肯定有点变态,我想,也许吧,现在有的时候和妻子操逼的时候,她讲讲这些,真的很刺激,绝对能提高操逼兴致。
      我之所以一定要了解这十多个人是怎么回事,两个心理状态:一是好奇,并能助兴;二是有助于分析她的性格特点,以便更好地把握她。
      最后一句话:我们现在感情真的不错,毕竟过去的已经过去(还能助兴),人总是要面对未来的——只要妻子全心全意对我。
      我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我们的年龄/ 身高/ 体重(37/ 178/ 80),妻子(34/ 160/ 58),妻子的阴部没有毛(剃光了)很干净,爱口交,喜欢吃精液!
      妻子结婚以前跟十多个男人上过床续
      97年我和妻子结婚前还有过3次3p的经历,不过都是同一个人,是她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英语老师,在没认识我以前他追过她。
      在大二就和那个人发生过关系,听得出,她很喜欢他,后来她说想在我们结婚之前让她和那个人再操一次,还有就是她不想背着我和别人乱搞,我不会因此看不起她吧……我听着一种戴绿帽子的感觉从头传到脚,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点愤恨,但已全转为性的亢奋,她的那句「当陌生鸡巴插进逼里的一瞬间,那种心理的」爽「无法言表!」的话很深的扎在我心里,我知道她后来没跟他干过,我问你不是说你们不是没感觉了吗?她说,在没认识你以前我们断断续续的操了二年多,后来他和妻子散了,那时候他追过我,我没同意。
      认识你以后确实不想他了,你别生我气。我的鸡巴这次好象比平时大了许多,我知道妻这次说的是真事,听得出,她当时很喜欢他。
      我心里又酸溜溜地了,我想着她老师插她的情景,十分兴奋,那晚,我们干了两次。
      可不知为什么,每次操时都想让她老师操她,可射精后又心里酸溜溜地不敢想这事,一次又一次,都重复着这个心理,可试了好几次,不想这个事操时就没兴趣,于是,我下决心结婚前让妻子与他操一次,和妻子说了想法,她却不同意了,总是说操时说说行,来真的不行,见她不愿和他操,心里不知怎么兴趣就没了,每次操时都很快就完,老是气得她不行,「警告」我说如果再这么快就不让我操了,于是,就又回到让他操这个话题,妻见我三番五次地说,就认真地问我:
      「你是真想让他操我?」
      我说:是,她说「你别是咱们操的时候同意,操完了又后悔!」我说保准不会,她见我是认真的了,笑着说他那个家伙挺粗的……她后来说了什么,我不大能听的进去了,脑子里总是出现中的那句「你是真想让他操我吗?」刺耳,让我无地羞容,但是最深处却又冒出一点异样的快感,交替着刺激,我居然还说了一句「记得戴套!」……不记得是三月哪一天了,那天过了8点,我吃过饭妻子都没有回来,当时心里闪了一下英语老师的事,我打她的手机,没想到手机也关机,我只好在家看电视等她,差不多10点钟的时候,她回来了,一进门,妻子便紧紧地抱住我不松手,也不动,我急忙把她扶到沙发上,她说我没事。说着很激动地亲起我来,她的手摸我的底下,一会我的鸡巴就硬了,我们搂着到了床上,我脱了衣服,手开始伸进她的裤子中,她呀了一声,下身强力扭摆了一下,我很快发现她里面没有内裤,我就问她:内裤呢?
      她脸红红的,没说话直摇头,往她身上拉我,于是我就上去了,露出已直挺挺的鸡巴,妻在床沿上躺着,我习惯地用手一摸妻子的屄,滑溜溜地,这时,看看她今天兴奋的表情,我心里一阵酸溜溜地,我想到了什么,问妻子你跟他干了。
      她没说话,只是搂抱着我,脸通红通红地……
      原来,下午那个英语老师约她回北师大玩,她可能预感到什么,没问还是去了,等到那个英语老师下课的时候一起去外面吃的饭。在学校漫步。聊了几句往事,妻子讲述了她要结婚的事,8点回办公室,门关了,他先摸了一下她的手,见她没反对,就抱住了她,她说她当时很激动,浑身都麻了,那个人就把她弄到了办公桌子上边操了。
      我和妻子都没说话,我只是搂着她,她偎在我怀里,我突然问她:你戴套套了?她看了我一会说:不是说你不怪我么,我说只是想问问,我和你还没结婚要是怀上了不好办。
      看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她说那个人最后把精射她嘴里,她吃了,问她内裤呢?她说在操时擦那些底下出的水呀,用过扔了,我终于控制不住挺起鸡巴,对准她狠狠地操了进去,她的呻吟声变成了哭泣一般,我又抽搐几下,拔出鸡巴用力把她的头按到我的胯间……射精后又心里酸溜溜,终于控制不住爆发了,我骂了她好一会,反正想说的全骂了出来。她哭了,说别怪她了好么,她说不是和她每回操时要她说她和别人的事么,后来任我怎么骂她,她就是不还嘴。
      再过了一会,我也退了火,情绪好了,她看我没什么气了,便好言轻语的问我:你又不想让人家操我啊?真想不通你们男人怎么想的。我知道你会瞧不起我的。一会说要我去,真有了又骂得人家要死。  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老师人怎么样啊? 她说:其实一开始没想和他干,只想去看看他,我上大学时他对我很好,再说他当时真的很想干,我也不想拒绝了,拒绝也没什么意思,就让他干了,我问,他的东西真的大?妻子说「大,很大,一下子不适应,刚进涨的我受不了,我是屏住气让他顶进来的,」我说「他的鸡巴比你那澳洲的留学生的还大?」 她说:「应该没有,但他的哪个头真大!那个老外的大白鸡巴硬起来这么粗。
      一般他只插一大半,不敢很深的插,他总也感觉不到过瘾,要我上大学时和别人没有过。被那个老外狠命的一操,能受得了吗?不被操死才怪,我是领教了,他还老想操人家屁眼,妈呀!
      想想都后怕……「她皱着眉头,用手抚弄着自己的阴唇,看了我一眼说,」你感觉人家这样弄我,你真的舒服吗?「我心里咯噔一下,她的话有点问的不寻常,我还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妻子结婚以前跟十多个男人上过床续2
      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喜欢她这样,她说:毕竟人家也40多了,老婆离了,生理上需要罢了,也没什么,人倒是很好。
      我说:是不是喜欢他啊。妻说:又吃醋了吧!!我不是喜欢,只是他对我还好,我想了会:你要觉得没问题,就来往吧。 妻当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问我:
      真的么?我说:当然了!不过要戴套,一定。说到这我突然想到,如果那个英语老师在的话,我们俩一起操她会是什么情景?过去跟妻子做爱的时候也确实经常幻想着再有个男人一起操她,妻子每每听到我说这些时都兴奋得受不了,于是我就试探着说:今晚可惜他不在,要一块不然我们俩会一块操你。
      说这翻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仿佛出现了我们俩一起操妻子的情景,兴奋得声音有些颤抖。
      妻火了。她红着脸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这是不可能的,要真那样以后怎么见面呀,我说是她大学不是有次和同班的两个同学一起操过?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含含糊糊地「恩」了一声停了一会:
      不是说你不怪我了么,怎么又提起来啊。当时冲动喜欢找刺激,再说那以后我就没搞了。你不会不想要我了吧,我向她伸出我的手,把她的小手抓在手中,将她向怀里拉。
      她嘤咛一声,顺势坐在我怀里。
      我的手抚摩她那大乳房。她则顺从的抬起胳膊,让出空间,使我的手没有任何阻碍。
      我亲着妻的脖子然后把嘴凑到她的耳边,开始描述我们平时做爱经常幻想的情景。
      妻听我又提到3p说:我们只是说说,你还来真的呀。我说咱们试试,幻想了这么长时间了,总得尝试一下呀,你不是也挺喜欢他的吗?妻说:其实我就想让你一个人操我,跟你说这些都是配合你操,再说就算咱们愿意,人家也不会同意的。他是挺传统的,我说:如果人家愿意呢?我一边说一边继续爱抚着妻,妻又变得兴奋起来,我继续做着工作:你想想,这会如果有两个男人,一个在上边摸你的奶,亲的你脖子,一个在下面舔你的逼舔你的屁眼你得多爽呀,现在不去享受,等你年纪大想享受也没机会了。
      「妻再度被导入到3p的情景当中,一面呻吟一面说:求你别说了,我受不了了,要是真那样,多不好意思呀。我问:你同意了?妻忙说:你快别傻了!知道你想看我和别人,有机会我约他坐坐。看情况吧。
      后来妻子同意打电话约他。我推荐了北新桥的一个咖啡厅,妻子那天特意穿了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衬托出她的活力,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略微有点失望,因为他的年龄大概有40岁的样子,大鼻子,鼻头很亮,好在长的斯斯文文的。瘦而结实,简单的聊了聊,我笑着说:总听小白说起您。
      妻子用脚踢踢我,我看出他表现出少少的紧张,他把事先买了结婚礼物给了妻子,妻子很大方的收起,大家有说有笑,他也和我们说了他女朋友的事情,和他现在的工作。三人聊两个多小时,已是晚上9点左右,妻说想走了。回家后她问我,「你看他怎么样?」我寻思了一下,对她说,还行,挺规矩的。,我试探说:咱们试试吧吧,你看行吗?
      妻说:让他知道你这个爱好,多不好意思啊,我说没问题,妻说只要你开心,我也开心,只要你愿意,我没什么反对的,我说:只要他嘴巴严就行,毕竟他年龄比我们大。有安全感。
      过了半月余,他打电话约我们两个吃饭,酒至半酣无话不谈,妻临时有事就回家了。饭馆里的人越来越少,我忍不住把他和妻子的事和三个一起的事说了出来,他很窘,沉默了好久。
      说他理解不了我们。,继续喝酒,这次是他主动挑起了这个3p话题,问我玩了没有,我说没有,他问:你们还真想玩呀?小白也同意?.
      我说其实无所谓,我问过她,她也说无所谓,只要我愿意她是没问题。他叹了口气说自己接受不了,沉吟了一下盯着我说:我跟你一起你一点也不觉得别扭,我压低声音说:我有时候觉得小白被别人操过挺刺激的,我还经常在做爱的时候问小白她以前跟你做爱的细节来助兴呢。
      「你真够变态的」。
      他说完这话立刻觉得失礼,然后笑着往回说:你这么一说倒提醒了我,我想起来时在大学的时候,小白就是个风云人物,很多男孩子喜欢,除了他,小白还被别的男孩子操过。只是你说这话之前我没往这方面想过,我回去想想,我怂恿着:事情都过那么久,我早看开了,其实小白她特骚。她也特愿意在做爱的时候想着两个男人一起操她,特兴奋。今晚可惜她不在,要不咱俩就能一块操她了。
      他一听连连摆手:别别别,你喝高了吧,要真那样以后怎么见面呀,打住吧。
      此时我已经被那种欲望冲昏了头,说:怎么不能见面?是我愿意的,她肯定也愿意,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让她回来。他还是连连摇头摆手:别别,肯定不行,你要是打电话我现在就回学校。
      正说着,我的手机响,是妻打来的,问我在哪儿。我说还外面喝酒,她说马上过来找我们。他大概听明白了我和妻的对话,有点坐立不安,脸憋得通红,她来了,抹了淡淡的眼影和口红。继续喝酒,妻说一大早就有一门课,为了为了方便要回语言学院小屋那里,我感觉有门儿。他去厕所,我轻轻的对妻说:你回语言学院打电话给他啊,妻轻说一句:讨厌!.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声明:请认准本站提示信箱回复联系方式为准!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皇冠国际影院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