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家记住本站永久网址:www.lovezipai.com 本站支持手机在线观看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爱自拍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www.lovezipai.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婷婷回到家乡后,本已经打算好和一个老实的青年老实结婚,双方也见过家长了。
      ∩没几天,婷婷的妈妈就改变主意了,让他和另一个男人相亲。原来他妈妈早嫌那老实青年没钱,总想找个有钱的女婿,只是表面上敷衍,背后一直在托人找。现在终于找到个合自己心意的,就强行要婷婷和他相亲。婷婷没办法,去了。这男人叫赵东升,长的到也算英俊帅气,个头也有1米75,不过婷婷总觉得哪儿有点不舒服。她也算是见过不少男人,但妈妈总是不同意,寻死觅活的。最后只好同意了。
      婚礼办的也是热热闹闹,很有排场,她妈妈显得特别满意,高兴的合不拢嘴。
      婚礼完了没多久,陈东升就和岳母说深圳有生意,要带婷婷过去,有时间再回来看他们。婷婷他妈似乎巴不得快生个外孙出来,心想着女儿总算过上好日子了。婷婷倒是很不高兴,但连她妈妈都帮着说话,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婷婷他爸也说不上话。
      到了深圳后,陈东升这边也有一套房子,还不小。住下后婷婷就琢磨着找个工作,不然没事做。陈东升不同意,说有他养着。两人僵持了几天后。陈东升这天回来说,带她去见个人,说不定还能有份很不错的工作,做个董办秘书的。婷婷想了想也不错。
      第二天陈东升带着婷婷到了一所州际大酒店,还是五星级的。有一个中年人正在等他们,一看就像是有些来头。介绍之后才知道是陈东升的一个大客户,也姓陈。还准备投资陈东升的公司。上来点了一桌菜,婷婷这么多年都没见过里面几个菜。刚吃几口,陈总就开始催酒,声称不分男女;可恨的是陈东升也推波助澜。不一会儿,婷婷就酒意上来,脸上红红的,像是高潮时的红晕。陈总看的一楞一楞的。席间还邀请她来当自己的秘书,婷婷总觉得这勾引的味儿太浓,没有回应。
      喝了一阵,陈东升首先就说不行了,要回酒店了,陈总也不阻拦,还送他们夫妻俩回了自己房间。陈东升道:「人家邀请你当秘书,你干嘛不同意啊?」婷婷道:「他明显不怀好意啊,你看不出来?」陈东升道:「能怎么不怀好意啊?」婷婷也不多说,总之不理他。两人洗了个澡,婷婷怄气也不和他亲热,不一会儿就睡了。
      沉睡中,突然感到一阵疼痛,睁眼一看,没什么事,还以为是作梦呢,但细想又不像,摸了摸隐约还有些疼。但困意很快又上来了,迷迷糊糊又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被身上的一阵燥热热的醒了过来。正想起身去冲个凉,身后一个身子扑上来,开始摸起来。他只觉得被一摸,一阵快感上软倒在那人怀里,他以为是陈东升。
      摸了一阵婷婷实在受不了,说道:「老公,别摸了,进来吧。」正要翻身,后面的一根火热的棍子已经顶在他那处。还没进来,她那里就已经开始哗哗流出水来,屁股扭动着。
      那棒子在外面摩擦了一会儿,吱一声从后面插了进去。婷婷只觉得好粗大,一时间有些失神,像是回到了从前和小学弟在床上的感觉。忍不住道:「啊……干我。」简单的几个字,似乎非常管用,棒子开始有力的抽插起来,抽插一会儿后变得更硬,婷婷心里一阵高兴,忍不住的大声叫起来。
      「啊……啊……好大……啊……啊!老公……啊……啊!今天……啊……啊……好厉害!」棒子抽插的越有力,速度也开始慢慢加快。不一会儿,婷婷已经长啊一声,高叫:「啊……老公……啊……来了……啊啊,快……快……啊……啊」一波高潮后,婷婷不止没满足,好像身子越来越热,身体像个无底洞一样,只希望有人继续的干自己,深深的插入自己!
      她这时身不由已的被按俯在床上,粗大的棒子又从后面插入。她这时双腿并拢着,阴道的摩擦更加强烈。那棒子也很理解她的需要,吱吱吱的就是一顿狂抽,里面的水都一股一股的被带出来。被这猛烈的抽插,没一分钟,阴道不住的收缩,热浪一波一波的冲击向自己全身,眼前也开始有些发黑,觉得升天了一样,云里雾里的。
      之后她被用被子闷住头,各种姿势干了个遍,也不知被干的来了多少个高潮,只觉得舒服的很,仿佛回到了从前。良久之后终于感觉到里面的东西胀起来,被用力的干了几下,一股灼热的液体,喷向自己花心,每次喷射都让她有种高潮的感觉,阴道收缩的特别爽。
      ∩能被干了这么久,欲望被满足了,身子也没有那么热,脑子也清醒了些。才觉出下面这棒子已经和小学弟差不多了,不像是陈东升的,陈东升也没这么厉害。起疑心后,心里一阵慌,一把掀开被子。顿时惊叫起来,只见陈总壮硕的身子正压在她身上,似乎还在享受余韵。见到婷婷的反应,他嘿嘿一笑道:「妹子,别慌啊,干都干了,喊有什么用。又没别人。」婷婷一看才发现陈东升已经不见了,忙道:「我老公呢?」陈总道:「在隔壁,干我老婆呢。」婷婷听了一楞:「你们这……」陈总道:「大妹子别慌,玩玩嘛。看你这样子都不是第一次了啊。」婷婷脑一红道:「哪有,我可没你们这么玩过,最多和男朋友做」说完就要起来,打电话叫陈东升过来。陈总把她电话拿过来一扔道:「别耽误人家好事嘛,我们再来一次也好啊。刚刚你不是挺爽的吗?」婷婷摇头道:「不来了,满足了,你太厉害了。」这话果然有用,陈总哈哈一笑,躺一边去了。
      意料之外的命运
      等陈东升回来,婷婷见他一脸尴尬,也不当人面说他,只说回家吧回家后,婷婷才问起原因。陈东升说陈总是他一个大客户,本来要投资,后来改主意了。他打听了一下知道陈总有换妻这嗜好,又怕她不愿意,所以才出了这么个馊主意。然后还和婷婷商量,要不要去给他当秘书,其实用意也相当明显了。
      出乎陈东升意料的是,婷婷默默想了一阵后同意了!陈东升惊讶之余,也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表示自己有转机了马上接她回来。
      不过这一当秘书就当了两年。陈东升一直也没缓过来,又不好意思去和婷婷提起,不知不觉的也就两年过去了。夫妻不像夫妻,朋友不像朋友的。反倒婷婷和陈总不论床上床下的都挺合拍的。
      婷婷发现其实陈总并不是个爱乱来,搞这些的人。后来才知道是陈总的老婆爱乱搞,陈总也是陪她疯。陈总早年下海的时候,因为感到深圳房地产会有大发展,所以娶了个深圳户口的女人,当时也只有一栋小房子。不过陈总有了深圳户口,做生意有很多好处,而且他想尽办法引入投资者,让他们在的这片地皮价格飞涨,到后来只是那栋小房子,就让他们一家变成了小富。之后陈总又凭自己惊人的眼光,看准了几块地皮买下来,然后打广告,引进资金,十年时间已经当得上是富豪了。
      陈总有感于自己多亏了老婆,所以特别宠她。他老婆也没什么本事,平时也不上班。时间久了,加上年纪大了,就迷上了3P、换妻这些活动。陈总怕她被骗了,所以都会跟着她,偶尔见到合心意的也会玩上一玩,大多时候都是个旁观者。遇上婷婷后,陈总也是挺中意的。既年轻漂亮,也会和男人玩。重要的是陈总能感觉到她以前玩过,现在想图个安稳。这和自己老婆完全相反,自己老婆以前是无聊又不敢玩,现在玩起来停不下来。
      陈总也是特别照顾婷婷,有什么困难都帮她搞定,说是秘书,其实是个杂工,还领高工资。最重要的是,越到后来两人相处越自然,陈总就算要她,也会和她商量,从来不会强迫她。她觉得挺有安全感的,而且也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虽然年纪大些,但是保养的很好。就算是床事,他也很懂得节制,所以即使40多岁了,还是很猛。婷婷有时觉得,以前和小学弟天天做,再舒服都有腻的时候。但这样该忍的时候就忍,干起来的时候反倒会有久旱逢甘露的喜悦。
      又过了两个年头,婷婷感觉和陈东升越来越生疏,而且也越来越觉得这男人真是无耻。他不断的勾引别的女孩,然后又把人家送到别人床上去给他拉生意,嘴上还说的多么好听。婷婷也不是生他气,但也忍不了和他再做夫妻,提出要和陈东升离婚。陈东升显得特别不情愿,还说再给他些时间就过去了。婷婷知道他是担心离婚财产分配,然后只要100万安家费,其他的什么也不要,也不会多说什么。
      100万对现在的陈东升来说不算什么,而且如果真闹起来,到时候就不止100万,而是一半财产。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上了法庭法官对他可没什么好感的。
      回到公司时,陈总也在和老婆协议离婚,更愿意付一半财产和房子给老婆。他也年纪大了,而且越来越有头脸,不想自己老婆天天外面跑,而且越来越过分。几经商议后,又多分了500万给他老婆,终于离婚了。
      陈总有些想说,让婷婷嫁给他吧,但总觉得人家年轻美貌,没必要嫁个这么大岁数的。婷婷则是想这样过着挺好的,她既习惯了陈总床上的体贴,也习惯他在工作生活上给她的安全感,但也只字不提要陈总负责什么的。心想陈总虽然年纪大了点,但男人四十一枝花,有的是选择。就这样过着吧,哪天结束了,再想自己的出路吧,婷婷实在不想打破这种让她舒服的现状。
      有时候婷婷也挺相信命的,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当初那副浪荡样儿,会有今天要钱有钱,aa要男人有男人的生活。要不是自己被家里逼着结婚,现在是什么样也不好说。但这种日子能到什么时候呢?自己应不应该争取呢,陈总肯定是个好丈夫呢。
      这天婷婷办完公司的事,见陈总还在办公室踱来踱去,皱着眉想什么事。犹豫了一下买了两张电影票,是演中年离异男女的事,然后去请陈总看电影,说有什么愁事过会儿再想。陈总居然一口答应,还挺高兴的。
      电影中演的一对男女,都不知道离异以后路怎么走,看上眼的又怕人家嫌弃她离异或者有什么不好的历史。电影中的两人也是就那么干等着,等到女的病倒了生命垂危,男的才说出口,女主骂男主你为什么不早说?结局两人完了婚,过了最后的甜蜜日子。电影最后还告诫大家,说句话有什么要紧,不说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
      〈完电影离场的时候,两人都是默默往出走,不说话。陈总突然看了下表,然后拉着婷婷说去个地方。到了才知道是民政局,正好还不到下班时间,够办一对儿的,而且里面也没有人在等。
      陈总拉着婷婷就要往进走,婷婷突然婷了下来。陈总回头楞了下,心霍霍的跳起来。婷婷突然一笑道:「不说出来吗?」陈总哈哈一笑,干脆拦腰抱起她往里走去道:「说哪有做管用,我一向信奉这一条法则。」婷婷也一阵娇笑,周围零星的几个人都看着他们,什么样的表情都有。
    声明:请认准本站提示信箱回复联系方式为准!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皇冠国际影院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