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家记住本站永久网址:www.lovezipai.com 本站支持手机在线观看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爱自拍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www.lovezipai.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公路上的强暴事件辰君是邦安的妹妹,今年二十岁,因为美国的学校放暑假了,所以回国轻松一下,当然她早安排好了欧洲和日本的旅游,不过因为王立明希望女儿先回台湾待一阵子,顺便介绍些政商名人的儿子给女儿认识,因为自己女儿美丽动人,王立明很想攀一门好亲事来提高自己作生意的本钱。只是王立明万万没想到…「什么!?哥!你跑哪里去了,老爸快发疯了,你最近怎么每天都不上班啊,说是带佳仪姊姊出国玩,可也涝跑太久了吧!….哦!什么?要我去佳仪姊那,拜托,我是台北路痴你不知道。…你朋友要来接我,什么朋友啊,佳仪姊姊的朋友啊,开什么车?…哦,红衣服,直发,车号CV5133,好好,我在家门口等她。」辰君接到哥哥王邦安的电话,要她去佳仪的公寓,朋友在开Party ,辰君不疑有他,穿了件牛仔裤,画了点淡妆,梳了梳头发,自己往镜子看看,亮丽的长发,明亮有神的眼睛,白皙可爱的鹅蛋脸,自豪的二十寸纤腰,辰君自己看了都高兴,从小大家就称赞她漂亮,她自己也这么觉得。正自我陶醉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辰君接起电话,是一个磁性的女人声音,「王辰君小姐吗?我是佳仪的朋友啦,我人在你们家路口,你可以下来了。」海媚倚在车门上,隔着马路望像王家的大门口,她来过这个地方许多次,但是从来没有进门过,王立明从来没带她进过门,她曾经在这个门口和王立明做爱,但是这该死的男人竟然随便就抛弃了她,找上另外一个女人,更讨厌的是那个女人是她的姊妹淘阿茵。
      这时候辰君出来了,海媚看着辰君青春的脸蛋,美丽的身材,微笑了起来,心想,真是便宜了阿信和阿雄这两个家伙,这么一个美女简简单单的送上门了。
      「你好,我叫雪儿,是佳仪的朋友。」海媚说着,把手伸出来,辰君也笑着和海媚握手说:「你好,我叫辰君,星辰的辰,君子的君,谢谢你来接我。走吧!」辰君开了前车门,却看见前座一大堆食物,雪儿忙道:「不好意思,刚去买东西,你先坐后座吧,不好意思。」辰君点点头,说:「没关系啦,我坐后面就好了。」海媚又说了声对不起,便开了车子上路,辰君对这个陌生的美女很有好感,一路聊天,全没注意到车子被开到了山区,这时候,辰君问了一个问题:「雪儿姊,你这台车好大哦,我看后座可以躺两个人呢。」海媚这时把车子停在路边,回头说:「对呀,辰君妹子,你待会就知道大车的好处了。」辰君看着海媚堆满笑意的脸孔,心底突然闪过一丝恐惧。这时候,后车厢的左右车门被打开了,两个状汉笑嘻嘻的坐了进来,车子内立刻充满了一股浓厚的槟榔味。
      「雪儿姊,他们是谁?」辰君一边挪开位置,一边问。海媚发动车子,笑着说:「嗯?这很难讲,可以这么说吧,是你的老公,不对,是你的主人,哈哈….」海媚大笑着把车子往前驶去。可怜的辰君这时候感觉到头上一阵刺痛,原来是她引以自豪的美丽长发被人拉住了,她开始尖叫,而她的不幸才刚刚开始。
      进来的两个人正是海媚的得意助手,阿信和阿雄,两个人一进车子就开始了对辰君的凌辱,阿信用力把辰君的头发往后拉,辰君啊的一声大叫,身体往后跌坐在座椅上,阿雄很快的双手由后抱住辰君,辰君拼死命的反抗,这时候阿信拿出一把匕首,在辰君的面前比了比,淫笑着说:「王小姐,安分点,不然我就在你脸上画上几道,这可是很痛的哦。」辰君看着那把闪亮的匕首,也害怕了起来,阿雄这时候也伸手拉起了辰君的上衣,辰君闪躲着,可是迫于两个男人的力量,和尖刀画脸的威胁,她也无法反抗男人的进逼。
      「不要!饶了我,不要啊。救命,啊....」辰君哀求着,阿雄和阿信却充耳不闻,阿雄那颗秃头此时因为兴奋而泛起油光,「妈的!死婊子,叫什么叫,待会就有你爽的啦。」阿信一张脸因为欲望而奇怪的扭曲起来。他双手紧紧的从后抱住辰君,一双肥厚的大手隔着T恤揉弄着辰君成熟的乳房。
      「啊....不要了,不要!」辰君哀叫着,可是阿信已经脱掉了她的牛仔裤,露出一双浑圆结实的美腿,阿信和阿雄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叹。「媚姊,这个婊子的腿比佳仪要棒哦!」阿信笑着说,「佳仪的腿太细了,这样的我比较合我的意啦。」「给你们两个猪哥标赚到了,对人家小姐温柔点,死猪哥。」海媚回答着。
      「干!你快一点啦,罗唆。」阿雄催促着。
      「急什么急,谁叫你猜拳输我。」阿信呵呵笑着。可怜的辰居无奈的看着这群人开着自己的玩笑。好像自己是到嘴的熟鸭子一样。可是两个大汉嘴巴开着玩笑,手上可没闲着。辰君的白色内裤也已被阿信扯了下来。她修长美丽的双腿被阿信分了开来。阿信的头很快的埋了下去。
      「不要!啊!....你干什么!变态!哎呀,啊!不可以....啊..」辰君用力的摇着头,一头亮丽长发变成披头散发。阿信拿中指沾了沾口水,由下往上的抚摸,将辰君柔软卷曲的芳草分开,然后用手指扳开辰君的嫩肉,露出那诱人的粉红色肉洞。阿信咂了咂舌头,吞了口口水,伸出了舌头朝辰君的阴户舔了下去,他很有耐心的由下往上舔,先缓缓的在阴唇上搅动,然后向上挑动辰君的阴核,舌尖在阴核上转了两圈之后,又向下滑动,伸入辰君的密穴内,充分的搅动后,又向下直舔到会阴的位置,然后又滑了上去,很有耐心的舔着阴核。
      阿信熟练的招术让辰君无法抗拒,而阿雄也没闲着,他很快的用手将辰君的胸罩脱掉,双手揉弄着辰君丰满的乳房,粗糙的掌心压住辰君的乳房,转圈圈的揉动,令辰君的呼吸沈重,乳首挺立。阿雄的嘴也贴上了辰君的脖子和耳朵。
      「小婊子,你的奶子挺起来罗,爽不爽啊。」阿雄对着辰君的耳朵低声说话,浓浊的热气吐得辰君心慌意乱。
      「没...没有...你走开啦。」辰君挣扎着,雪白的手臂在空中乱舞,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身体不太听话了。她的下半身传来搔养难耐的灼热感,全身发热,而且软绵绵的失了力气,小穴中也不听话的流出了香浓的肉汁。阿信咂咂的用舌头玩弄自己下半身的声音让她不知如何是好。当那粗大的舌头伸进肉洞中的时候,她不自禁的扭动着丰满的臀部,想加大那种刺激。而阿信也配合的上舔下砥,左搅右扮,弄得辰君的淫水狂流不止,属于处女的桃红色阴户也张了开来。
      「啊...不要...不要...我好热啊...啊...」辰君挺起腰,全身发热,娇喘不止,在阿信的舌头活动之中,达到了高潮,这种情景只把前座的海媚看得心养难熬,她将车子驶靠在路边,手伸到了短裙底下,运用五指将军进攻自己的蜜穴。
      后座那边,阿信看辰君已经很□了,便将她的双脚抬高,从她的膝盖直舔到大腿,辰君早被撩拨的欲火焚心,更是大声呻吟,阿信用手指试试小穴,又□又滑又热的,心知时候已到,便掏出自己的大家伙来,顶了上去。后面的阿雄也兴奋的直吞口水,叫着:「干!给你爽到,干!死婊子,这么浪。真是妈天生的烂婊子。」辰君没想到自己的处女竟要在此失去,阿信这粗人虽经过海媚努力调教,可是还是不懂得怜花惜玉,用力把腰一沈,大肉棒分开花瓣,直刺入辰君柔软的蜜穴里。一股被撕裂的剧痛立刻将辰君的快感一扫而去,那股说不出来的疼痛,身体被贯穿的感觉,哪里是二十岁的女孩所能承受的了。
      「啊!…..」辰君大声叫着,双手乱挥乱舞,抓到了阿雄的手臂,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的木头一样,死命的抓住,可把秃头阿雄褐色的皮肤抓出一条条血痕来,可是阿雄正处于兴奋状态,也丝毫不觉得痛,他用力的捏弄着辰君的双乳,贪婪的吻着辰君如玉般洁净光滑的身体。
      「好痛!好痛!啊!....求求你....不要...不要...不要...啊!救命啊,痛...不要...不要...」辰君一边哭叫着,一边双手胡乱打着把大肉棒干进自己身体里的阿信。可是哪里有用,阿信这时也感到无比的满足,他心想着:这个女人的处女被我干到了,干!有钱又怎样,还不是被我干得哎哎叫,□!这么漂亮的婊子,以前想都不敢想,比明星还漂亮,而且还是处女。想到爽快处,那根肉棒越发有精神,混合着辰君的处女鲜血,暴起青筋的大号肉棒毫不留情的抽插着。那被紧紧包围的感觉,阿信也忍不住的低叫:「干!好爽哦。」这只看得秃头阿雄满肚子火无处放,只想赶快找个人乐一下,他转眼一瞄,看到前座的海媚已经撩起了短裙,解开了上衣纽扣,正手淫的十分痛快,便想到前面去和海媚打上一炮,便说:「这里交给你啦,我到前面去。」秃头阿雄开车门进了前座,海媚便一屁股做上阿雄的巨炮,雪白的乳房紧紧压着方向盘,阿雄扶住她有弹性的屁股,开始「噗滋,噗滋」的做了起来。在阿雄火热肉棒的刺激下,海媚这荡妇更是放声浪叫,尽情享受鱼水之乐。
      可是后座的状况就不同了,辰君第一次就碰上阿信这怪物,刚开始还有力气□打阿信,可是在阿信的肉棍狠力抽刺之下,她很快的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仰躺在轿车的后座,手紧紧的抓住车顶和车门的扶手,呼呼的喘着气,她试着想让自己的思考远离下半身,可是自己的下身却不停传来可怕的感觉。可怕的疼痛让她无法思考,只能无力的躺在后座,忍受阿信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撞击,不知道这种状况何时会结束。
      「他妈的,你还在装木头,干!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阿信抽刺了一会,看到辰君一脸绝望的表情,生气了起来, 上半身也压了上来,强壮的胸肌紧紧的压住辰君坚挺的双峰,这种肌肤紧紧相连的感觉,让辰君深深喘了一口气,尤其是阿信的胸肌和乳峰间,随着阿信的动作展开了美妙的互动,辰君又叹了一口气。这时候阿信的舌头也开始在辰君的耳垂和颈部间不停的游移来去,那种奇妙的搔养感,终于又让辰君开始有了反应。
      「啊....」在辰君张开嘴吐出身体中骚动的欲望的时候,阿信那张嘴也凑了上来,「嗯...不要....嗯....哦...」阿信的舌头伸进了辰君那红艳的双唇之中,阿信那充满淫水味道的嘴也贴上了辰君的双唇,那刚舔完阴户的舌头,也和辰君的舌头紧紧的缠搅在一起。同时阿信也改变了抽插的方法,他缓缓的在阴道浅处搅动后,在狠力的突然刺进子宫深处,然后在深处搅动一下后,再缓缓的抽出。配合上阿信像怪物一样的可怕精力,辰君就算想当木头,这时也当不成了。
      这改变当然阿信最清楚了,本来有点乾乾的肉洞,这时候又开始□滑了起来,辰君的呼吸又再次浊重而火热,粉嫩的雪白双颊,也出现如熟苹果般的红色,如大理石般光滑的身体更是热得像火炭。
      「啊....我怎么了....啊....好可怕....啊...受不了。」辰君突然把头撇开,两人的嘴旁早就因为吻得太久,口水流得一片湿答答的。
      「怎么样?婊子妹,被哥哥干得有感觉了吧!」阿信在辰君的耳边低语着,「你那里好□哦,又滑又□又紧又热,哥哥我好爽啊,你怎么样啊?」阿信用低沈而挑逗的口气说着猥亵的话。同时配合着肉棒的突刺动作,让辰君一时昏了头脑,这美丽的富家千金竟然脱口而出:「好舒服哦,哎唷,啊...」辰君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话一出口,便觉得羞愧难当,可是身体被压在阿信壮硕的身躯下,大肉棒在自己的身体里炙烧着自己的性欲,让她无处躲藏。而自己敏感而成熟的肉体更是不要脸的把可怕的快感传回脑中,淹没了辰君的理智。
      当阿信又开始在肉洞的浅处搅动时,辰君的身体不自主的扭动着,阿信这时候将辰君修长结实的右腿扛上了肩膀,辰君的高跟鞋便顶在车顶上,阿信双手握住辰君的乳房,开始长距离的火炮轰击。这次没两下辰君就完全无力抵抗了。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不要了...你不要再动了,救命啊...啊....我要死了....哦..受不了....」辰君狂乱的叫着,双手抱着头,眼睛用力的闭了起来,娇美的脸因高潮的来临而变形,下半身涌出的大量蜜汁,将处女的鲜血冲得一乾二净。
      可是阿信并没有停止那狂暴的抽插,他这时也因为辰君的高潮也开始极度的兴奋,他一边用力将肉棒深深的刺入,一边问着:「爽不爽?...呼...呼...妈的...爽了吧..我□你,爽不爽...嗯...说啊...说爽啊!死婊子。」被连续爆炸的高潮袭击的辰君,这时早已忘了羞耻,她大声的喘着气,回答着:「呼...呼...哦...爽...爽...好爽...爽得受不了....爽得要昏了....哦....你停一停...啊!~~~~」辰君话一出口,便深觉羞耻,可是这时完全没时间思考,高潮的火花一直她眼前爆裂,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肉洞强烈的收缩,连被抬高的腿都发麻了,高跟鞋无力的挂在脚上摇晃。
      终于阿信最后一次猛烈的把肉棒撞进辰君的深处,大量火热的精液直喷进辰君的体内,辰君再也受不了,她紧紧的抱住阿信,「我死了!」辰君的脑子里出现这三个字,感到眼睛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声明:请认准本站提示信箱回复联系方式为准!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皇冠国际影院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